不是HClO

【Sterek/Larry/Evak/T’Cherik/Stucky/Cherik/Hannigram/Spacedogs/Frostiron/Drarry/Johnlock/Romancek/Newtmas/Frostcup/Danny&Milo没有粮】
【不定期翻译&推歌】
【日常po无误】
【反应慢半拍/互关请私信w】
【最爱我家咸鱼@相柳】

【授翻】【Sterek】Your Taste(小甜饼,一发完)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83888

【作者】redeyedwrath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最爱的 @相 柳 

【译注】人类AU;网恋;原文斜体用加粗表示

【授权】




【Summary】


Derek是Stiles的网上男友——尽管Stiles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他们即将第一次见面。



【正文】


Stiles非常确定他要死了。等等,不,纠正一下:Stiles非常确定自己已经死了。百分之百、完完全全、不可挽回地死掉了,因为还有——他瞄了眼手机——二十分钟后他就要见到Derek了。该死的二十分钟。在经过一年半的聊天之后——令人吃惊的是,只有其中百分之四十是调情——他们终于要见面了。


而Stiles呢?Stiles已经死了


他的指甲和手皮也死了。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内他咬下的指甲和死皮比过去几个月加起来的还要多,但见到Derek的这个想法就是让他这么紧张。当然了,他也很兴奋,有谁不会为见到交往了七周的网上男友而感到兴奋呢。最糟糕——但同时也是最棒的——部分就是Stiles甚至都不知道Derek长什么样。


他非常确定Derek并不是没有安全感什么的,但,说真的,你也不能过分相信网上的东西。他们有Skype过——Stiles开着摄像头,Derek没开——一切都很顺利,但Derek拒绝给他发照片。不过,Stiles觉得如果Derek看起来和他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相像的话,那就没问题:柔软又温和,Stiles觉得如果他的声音有实体的话,那肯定是张毛绒绒的毯子。


不管怎样,他确信一切都会顺利的。至少Derek知道他长什么样,所以他们绝不会错过对方,除非…除非Derek不来。但是,Stiles不会去那么想,因为他还得留着他剩下的手指来干各种重要的事呢。比如,握着Derek的手。


老天,他简直不能相信还有不到半小时他就能握着Derek的手了。当然,前提是Derek同意的话,Stiles非常尊重别人的意愿,因为那非常重要,但他很确定Derek会同意的。好吧,那是从他们每次Skype时Derek温柔呢喃出的‘我爱你‘中得出来的结论。


是的,没错,Derek绝对会允许自己握着他的手的。说不定他还会允许Stiles给他买咖啡,就像一个约会对象应该做的那样。他好奇Derek的双手和自己的像不像。当然,Derek给了他一些细节——又绿又蓝的双眼,深色的头发——但没有特别明确,所以Stiles还是毫无概念。在他的想象里,Derek和他有些像,但也不是特别像:只是有些瘦瘦高高的。


他也可能完全想错了,但那只是他每次和Derek聊天时脑海里的画面罢了。那也和对方的声音很配,总的说来非常吸引人。至少,Stiles和他的右手是这样认为的。他可能马上会握着Derek的手的右手,我的天呐


老天爷,他的想法又绕回来了。他应该在把自己弄疯之前找点儿事做,不然他就会变成埋在桌上、流着口水、毫无吸引力的一团,而Stiles最想做的,就是留个好的第一印象。


他拿出手机,点开了‘游戏’文件夹,在Gameboyemulator和binary puzzles两个游戏中纠结着——主要是因为他有选择困难症,而且他对两个游戏都很上瘾。事实上,是Derek把binary puzzles介绍给他的。他本来一直很喜欢数独的,但binary puzzles更有挑战性,所以他换成了这个。Derek对它们的喜爱也许对他也有些影响,但那并不是主要的。


他不停地把主页拉下来看时间,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还有十分钟,见鬼——每次门铃一响,有新的客人走进来时,他都紧张地抬头看一看。几分钟后——又或许是永恒,Stiles都分不清时间了——一个瘦瘦的,有着深色头发和浅色眼睛的男人走了进来,Stiles确信那就是Derek,但对方看都没有朝他看一眼。见鬼。


他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他甚至都没办法游戏,因为他的手指因汗水不停地打滑,这多可悲啊——接着试图继续完成这局游戏。门铃又响了,另一个深色头发、浅色眼睛的家伙走进了咖啡店,但Stiles只瞄了他一眼就又缩回到座位里。


别误会,那个家伙很帅™——是的没错,加粗和商标是必要的——但他绝不可能是Derek,他又呆又可爱,不可能长成那样。这个家伙看起来比钢铁侠还爱健身。而且,他的深色眉毛真的没有Derek的声音所拥有的那种吸引人的气质,所以不是。他不是Derek。


他看回手机——只有两分钟了,该死,他哪儿?Derek绝不会放他鸽子的;Stiles提出见面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兴奋,音调都高了许多。Stiles有种给他披上毯子把他裹到窒息的冲动,因为Derek实在是太可爱了,Stiles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正要继续咬死自己所剩无几的指甲时——如果那有可能的话,老天——他的余光瞥见有人朝他走了过来。是那个眉毛男——他正皱着眉,看起来非常生气,老天,谁来救救他


“嘿老兄,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错事了还是怎么,但请别生我的气?”


“我没——”眉毛男说道,双眉都要挑到发际线那儿去了。Stiles咬着指甲,直到他注意到对方绯红的颧骨,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Stiles?”


等等。等下好吗,给他一秒钟的思考时间,行吗。深色头发:没错。又绿又蓝的眼睛:没错。红着脸:没错。知道他的名字:更没错了。噢,我的老天爷啊。


Derek?


眉毛男——显然是Derek,见鬼该死我的天呐——挠了挠后颈,不安地垂下眼,耳朵尖红红的。正式宣布,Stiles死了。过世了。“呃,嗨?”


“你——”他勉强发出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Derek。他的脸感觉就跟烧着了一样。“我——什么…我不——”


Derek笑了,他的双眼亮了,眼周皱起了小细纹,Stiles真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停了一拍。Derek有酒窝。还有兔牙。他究竟还在这儿和Stiles一起干嘛呢?当然除了他们有共同的爱好,但怎么会


“很高兴见到你,”Derek说道,在他对面坐下来。“我是Derek Hale。”


“我的天呐,我能握着你的手吗?”


那很,呃,直接,即使是按Stiles的标准来说,但除了‘我的天呐,Derek显然是个超模’和‘老天爷,我想和他共度余生’之外,他想不出别的了,而那两句都不是很适合第一次真正见面。


Derek眨了眨眼,接着又那样笑了,他的耳朵尖又变红了。但他还是翻了个白眼儿,说道,“我想我能给你这个特权,没错。”


这时他才真正反应过来:坐在他对面的内衣模特和希腊神依旧是那个和他聊了几个月的呆呆的,有着冷幽默的家伙。他有两只猫,有时候穿毛衣背心,还戴眼镜。Stiles彻底完了。


当Derek伸出他的手时,Stiles的内心响起了波西米亚狂想曲——他的手指比Stiles的要短,手掌更宽一些,但Stiles依然会好好崇拜这只手,因为这是Derek的——他把对方的手握住,假装自己的手指没有在颤抖。


Derek又笑了,捏了捏他的手,突然,Stiles的余生似乎并不遥远了。Stiles朝他回以一笑,发誓在Derek还需要他的时候好好珍惜对方,不管是不是永远。他不会让他离开。


 

-FIN-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