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HClO

【Sterek/Larry/Evak/T’Cherik/Stucky/Cherik/Hannigram/Spacedogs/Frostiron/Drarry/Johnlock/Romancek/Newtmas/Frostcup/Danny&Milo没有粮】
【不定期翻译&推歌】
【日常po无误】
【反应慢半拍/互关请私信w】
【最爱我家咸鱼@相柳】

【授翻】【Newtmas】Wrong Number(小甜饼,一发完)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07950

【作者】acornsandarrows

【译者】不是HClO

【校对】亲爱的 @相 柳 

【注释】短信AU

【授权截图】



【Summary】


Thomas不停把短信发错人



【正文】



[21:07]


好了min听我说,


你,我,teresa,明天生物课之后去看电影。teresa买爆米花,这次你可以选电影(我再也不选了…你俩为什么要同意陪我看那部龙的电影…)


让我知道你有空没


thomas


[21:11]


嗨Thomas,


我猜你弄错号码了?我叫Newt。还有《驯龙高手》很棒。请别再联系我了,我没办法和欣赏不来好电影的人交流。谢了。


Newt


-


[16:35]


什么鬼?你根本没来!!我伤心了,min。伤透了心。


我猜你只能用巧克力来补偿我了


thomas


[17:02]


Thomas,


你到底读不读短信啊?你发错人了。再一次。我接受巧克力作为道歉


Newt


[17:10]


噢。对。抱歉。这多半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来,哈。还有抱歉又不小心把短信发给了你…呃你喜欢吉百利吗?


thomas


[17:15]


Thomas,


巧克力的事情我是开玩笑的。但如果你非要给我的话,吉百利也可以。还有没关系,有次我把一封差不多100字的邮件发错到我老师那儿去了,本来是要发给我朋友的,里面70%的内容都是抱怨我本该写的该死的论文。


Newt


[17:23]


天??是什么论文啊?你还在读书吗?抱歉我才意识到我们一直在‘交谈’但我一点儿都不了解你。


附件:牛奶巧克力棒.jpg


thomas


[17:27]


巧克力的照片不作数,笨蛋。还有好吧,我是Newt,24岁,我喜欢芝士还有日落时在海滩骑马。


你呢?


[17:30]


哈哈哈很幽默。如果我们要这样玩儿的话,我是Thomas,23岁,正在学生物,我喜欢科学!!!!还有其他东西,我猜。星星也挺酷的。


[17:32]


噢对了,忘记说我学的是植物学。植物最棒了。


[17:33]


我得走了,要上班。但是呃,植物一生推?晚点儿聊


[17:33]


拜,tommy


-


[03:09]


我喝嘴啦啦啦啦啦!!


MIN MI N MIN IMNIMNIMN你猜


才谁喝嘴了


附件:跳舞.mp4


[3:30]


Thomas,


…不予置评


Newt


[10:32]


啊该死。抱歉。你可以随意把那个视频从你的手机+你的生活+你的记忆里删除。马上回来,我正飞向太空。


[10:39]


没关系。你舞跳得挺好的。我只是希望视频发来的时间更合理一些,但我哪儿有什么选择呢。


[10:41]


舞跳得挺好?你该看看我清醒的时候


[10:44]


噢。是啊。有趣的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脸是在醉酒后的视频里。但你能把这算作‘见’到吗?视频非常模糊。


[10:50]


那这张照片如何?


附件:瞧我漂亮的脸蛋.png


[10:55]


附件:你挑起的.png


[10:57]


哇噻


[10:58]


反应不错。我得上课去了,拜,tommy


[11:00]


好好学习


-


[15:05]


电影时间


[15:07]


…这是发给我的吗?


[15:08]


嗯,我差不多是随便发的,希望有人能收到短信并陪我去看《霍比特人》?


[15:09]


哇噢,Tommy,你可真清楚如何让人感到特别。


好吧我去。时间/地点?


[15:11]


我很抱歉


呃明天,2:30的场次,那家大玩具店旁边的电影院?我们2点碰面,好买票


[15:13]


你最好买爆米花


-


[14:03]


你在哪儿?!?!?!?!?!?


[14:04]


冷静,Tommy,我才走进来


你在哪儿?


[14:05]


在那张bill murray的巨幅海报旁边。我正挥舞着双臂呢。


[14:05]


我看见你了


-


[2:04]


我不敢相信你是英国人


[2:07]


你需要用假英腔再多说会儿话吗,也许才反应得过来


[2:08]


艹你


还有我不管你说什么,kili只是睡着了。


[2:09]


你可真会拒绝接受现实哈


[2:10]


让我睡觉,野蛮人!!


[2:11]


是你先给发的短信,你这个撸瑟儿


[2:12]


哇噢看看mr.植物学学生多讲科学啊



[2:13]


哇噢


-


[11:30]


Teresa说你很可爱。她还邀请你来参加暖房派对,既然你都看到我们在买派对用品了,她想撮合你和她的一个朋友。


[11:35]


告诉她谢谢?派对在哪一天??还有她想撮合我和谁,我有话语权吗


[11:37]


没有,因为你在k-mart买衣服。应该在target买才对,笨蛋。


派对在明天,6点开始


…还有她想撮合的是你和我


[11:40]


我想那可以安排一下


-


[17:30]


嘿tommy,我需要带点儿什么东西来吗,比如食物?


[17:32]


把帅气的你自己带来就好!!!!


抱歉那是minho。我想不用了!我们有足够吃喝几年的食物和酒。


[17:35]



-


[13:05]


嘿newt?我好奇你愿不愿意过来陪我看一些非常烂的电影,再亲热一下。又或者随便干什么。我只是。我现在绝对还醉着的。


[13:10]


嘿,Thomas对吗?


我是Alby,Newt的室友。他说他很愿意。你敢伤他的话我就揍扁你。还有你也许想吃点儿阿司匹林预防醉宿,把它扼杀在摇篮,你懂的?


Newt会在明天中午过去。


 

-FIN-



【授翻】【Sterek】Salted Coffee, No Caramel(AU,一发完)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30309

【作者】thatdragonchic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的宝 @相 柳 

【注释】演员AU;甜;一发完

【授权】





【Summary】


Stiles Stilinski是个特技替身演员,但Derek误会了,把Stiles当成了临时工。Stiles生气了,而Derek觉得这个无礼又暴脾气的特技替身演员还非常非常的可爱。


---


灵感来源于tumblr上的一个帖子!


帖子地址:

http://imagine-sterek.tumblr.com/post/174553922968/stunt-double-stiles-stilinski-has-world-on-more



【正文】


Stiles特别兴奋,非常高兴能够作为特技替身演员参与这个项目。这是个很棒的创意,一个酷炫的同性恋和他在间谍行动中遇到的同样酷炫的男性恋爱角色。而那个和他对戏的恋爱角色呢?(那个Stiles很遗憾没能亲吻到的人)是Derek·该死的·Hale。他知道,在某个时候,他们会有所交流。至少会有点儿接触,至少会向对方介绍自己。但这不是他想象中的见到对方的情景。他很确定当他迷恋的明星走向他时,他的心脏本来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而现在他却非常生气地站在咖啡机旁,往Derek的杯子里倒着咖啡,因为那个混蛋一副给我倒杯咖啡,谢谢的样子(除了…他比Stiles想要承认的要礼貌得多),就像Stiles是个实习生。他才不是实习生。他连实习生的边儿都沾不上。他是个特技替身演员,他和那个被替身的演员穿着同样的衣服。


Stiles抿着嘴皱着鼻子,故意从早餐桌上拿起了盐,随意地往对方的咖啡里加了两茶匙。他也想过往里面吐口水,但那简直就是让Derek捡了个和他亲热的便宜。那本来是他的梦想的,但不再是了!他现在讨厌上那个家伙了。讨厌他。他才不是什么特技替身——他是说临时工。他是个特技替身演员——哇噢那个混蛋让他乱了方寸。


他急冲冲地走了回去,尽管非常生气,他还是摆出了他最镇定的表情,把杯子递给对方。“你的咖啡,Hale先生。”


 “谢谢,”他说道,喝了口咖啡,接着不愉快地皱起了脸。“你在我的咖啡里加了些什么?我知道你可能是新来的临时工,但你真的至少得知道怎么泡咖啡吧。那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事实上那并不是我的工作。”


 “Stilinski就位!”


Stiles格外迷人地笑了笑,接着走到那个他需要替身的演员身边,和导演们把所有场景过了一遍。他心里有很大一部分非常希望Derek正看着他,甚至可能在欣赏他。而更记仇的那部分则希望Derek在远处的某个地方生闷气。生气他在他的咖啡里加了盐。他往后瞄了一眼,Derek不算是在欣赏,而是带着惊讶和困惑看着Stiles翻了个跟斗掏出一把枪来。


他们花了2小时才拍到完美的镜头,导演们不停尝试新的东西,不同的角度。让Stiles从不同的地方跳下去。他们拍到了该Derek出现,在他从平台上落下时把他接住‘救’了他的那一幕。


更清楚地来描述这个画面就是,他们在4座建筑之间的水泥地上,他们拍摄的停车场上还有几处凸起和凹陷。Stiles应该翻跟斗进入,同时掏出一把枪,接着拍摄他自己射击的画面,但之后他们会把那个演员剪辑进来,他会做些简单的动作,好让他们剪辑。然后Stiles会打倒一个家伙,试图通过爬上两个停车场中间的地方逃跑。真正的停车场没有栏杆,只有水泥土浇筑层,但他们安了个栏杆进去,Stiles应该抓住他,翻身过去,但却被一个想要杀了这个角色的敌人推了下去。然而,在他被子弹击中之前,Derek来了,他开枪击中了对方,接住了从5英尺,又也许是7英尺的地方落下来的Stiles。这一切都非常的戏剧化,并且节奏很快。


于是Stiles落了下去,Derek接住了他,接着导演就喊了卡。Stiles觉得他能永远待在Derek的怀抱里,但那就太不专业了,而且他依然在生Derek的气,他狂跳的心脏要是能够别再试着告诉他他已经完全爱上了那个家伙就好了。


 “你还好吗?”Derek在Stiles过了一会儿都没动时问道。


 “还好,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儿还挺舒服的。”


 “什么?”


Derek有名誉,他是每个人都喜爱且尊敬的大明星,不管人们形容他阴沉安静,或是其他什么。他们说他很善良,但他很少表露喜爱,除了和粉丝互动之外,他对粉丝们充满尊敬和关心,因为有了他们他才能发展得这么好。Stiles确实是个粉丝,但他并不想强迫对方喜欢他。他只是还没从Derek的怀抱中起身,好吧,他现在想讨人嫌了。毕竟讨人嫌是Stiles最擅长的事。


 “我很舒服,”Stiles说道。“你不是这儿唯一的明星,Hale先生。”


 “听着,如果这都是因为咖啡那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特技替身演员。只是你——你不——”Stiles挑起一边眉毛,抬起头看向Derek。他并不准备起身。“我只是…如果我的行为冒犯到了你,我非常抱歉,现在请问你能起来了吗。我礼貌地请求了你。我不会请求第二次。”


 “我能用大腿把你的脖子给夹断,你可吓不到我,不管你有没有礼貌地请求我。”


但Stiles还是起身了,动作有着他通常没有的优雅,他掸了掸灰尘,朝他替身的那个演员笑了笑。但凡他除了身体外有更多的天资,他都会很乐意地提出代替那个演员亲吻Derek Hale。然而,他什么也没说,而且,如果他朝后看的话,他也许会发现Derek眼中的兴趣,他眼中充满对这个更年轻的男人的好奇。Stiles一边和那个演员交谈着,一边向后舒展了一下肩膀,微微炫耀了下他的背肌。


---


Derek惊讶于自己有多被那个笨拙又无礼的恋爱角色特技替身所吸引。他无数次发现自己希望他能亲吻Stiles(不管你信不信,那就是他的名字)而不是那个家伙,因为是的,那个家伙也非常好看,可一旦Stiles取下深棕色的长假发,露出他自己柔软的棕色头发和璀璨的威士忌双眸。一旦他在漫长的工作结束后换回自己平时的衣服,他就轻而易举地成为了Derek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他的头发朝各个方向立起,他的双眼在拖车间的光照下就像是蜂蜜威士忌碎片一样。


他情不自禁地接近对方,Stiles抬起头,没有了他的戏服,刮干净了脸,他看起来甚至更加柔软,更加年轻。


 “所以…我们这周休息,”Derek开口,Stiles抬起头,从手机上方看着他,耷拉着双眼。“之前的事我很抱歉,如果你可以…不杀了我的话,那就太感谢了。”


 “我得考虑一下。我不是很擅长原谅过于自大的人。”


 “我没有注意。你并没有…那么健壮。”


 “美国队长也没有,但他依然应付得过来。我是说,没错,他现在健壮得很,但那不是重点。又或者Robert Downey Jr?他并不健壮。他也没问题。”


 “他有套装备。”


 “好吧,我还有化妆和CGI呢。我不需要成为…Chris Pratt或是什么。”


 “Chris Evans。”


 “你对Chris Pratt有什么不满?”


 “没有,只是你在说美国队长…”


 “那又怎样?总之,我做我需要做的事。你的看法并不作数。”


 “明天邀请你来我家吃午餐喝咖啡可以吗?作为道歉。”


Stiles朝他眯起眼睛,Derek不知道自己有多兴奋。兴奋又忐忑。“不,事实上,我并不介意。”


 “好的…”


 “好的,”Stiles同意道。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笔,把他的号码写在了Derek的手上。“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Derek神魂颠倒地说道,看着Stiles笑出声后走开。当注意到Stiles偷偷挥拳庆祝时,他也笑了出来。老天,爱上Stiles一定会是件非常容易的事。(不管那是什么意思。)

 

 


-FIN-



【授翻】【Evak】you took me with a glance(一发完)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34395

【作者】everythingislove(narrylife)

【译者】不是HClO

【授权】




【Summary】


“我只是好奇那痛吗?”


“什么痛?”


“当你从天堂坠落的时候?”


那个男孩给了他一个完全冷漠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撒旦吗?”


或者:为了拍摄一个Hei Briskeby视频,Even用老套的台词搭讪陌生人。情况比他预期的更好也更糟。




【正文】


绝大多数Even做出的愚蠢决定都成为了Hei Briskeby的产出——这是他和他的朋友们创立的一个油管频道。这最初是他们在周末自娱自乐的方式,但很快就发展得比他们所有人能预料的更好。他们现在有两百八十万粉丝,粉丝遍布全球(并且非常忠诚)。


为了尽可能做出最有趣的视频,他和男孩们做过许多蠢事。有一次他们扮成管理员溜进了Gabrielle的演唱会后台,还有一次他们在宜家待了整整一晚上。比起那些挑战,Even现在面临的这个应该很简单;他只需要调情就行了。


他们计划了本周视频——用老套的台词搭讪陌生人——理论上来说这是个有趣的点子,但其他男孩们这次都不想出境。于是,他们用薄弱的借口提名Even去做那个公开丢脸的人。


“你是团队里最火辣的那个,这意味着你最不容易被打的。”Mutta把手搭在Even的肩上。“粉丝们会喜欢的。”


“粉丝们喜欢我们上传的几乎所有的东西。”


“没错,但他们尤其喜欢你出境的视频,”Mikael插嘴。当Even眯起眼睛看向他时,他无辜地举起双手。“我只是说说而已。他们最近很想你。”


Even听到之后畏缩了一下。自从他和Sonja终于真正分手之后,过去的六个月他都在休息,没有参与频道。最早的几个星期他的情绪非常糟糕——不吃药,不去心理治疗,吸了太多大$麻——这些都造成了他最严重的一次发病。


那之后是一段艰难的时光,但在他妈妈和朋友们的帮助下,他缓慢但坚定地开始更加照顾自己。尽管他的情绪已经稳定有一个多月了,他依然避免了任何关于回归Hei Briskeby的谈话——直到现在。


“我只是试着休息了一段时间,”他说道,语气听起来比他想要的要防卫得多。Mutta的手立刻从他肩上落下。


“我们知道,”Mikael皱着眉头说道。“我们不是在抱怨。”


“抱歉,”Even呼了口气。“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猜我只是感到有些愧疚。我讨厌让他们失望。还有让你们失望。”


“没有人失望,伙计。别担心,”Elias说道。“每个人都爱你,都希望你好。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这一点了。”


“我知道。”


“那就表现得像一点,”Adam在沙发上插嘴。Mikael靠过去拍了一下他的头。


“别那么混蛋。”


“不,他说得没错,”Even抬起一只手揉了揉后颈。他吐出一口气,在开口前就已经后悔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了。“我来出境。”


“太棒了!”Adam在空中挥了挥拳。


“你开心只是因为你不用当那个丢脸的人,”Even嘟哝道,但这只是玩笑。


“这绝对会笑死人,”Mikael说道。


“准备好调情吧,”Elias狡黠一笑。


有时候,Even真的讨厌他的朋友们。


 

-

 


“她怎么样?”


“你是说那个和男朋友坐在一起的女孩?”


“你怎么知道那是她男朋友?”


“因为我不瞎,”Even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她坐得离他更近一些的话,她都会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那也不意味着什么,”Adam说道,但他的笑容消失了。


“他们还握着手呢,兄弟,”Elias嗤鼻,指出这一点。


“好吧,好吧,”Adam嘟囔道。


他们在当地的咖啡馆里已经坐了有十五分钟了,挑选着Even视频里的第一个目标。这比平时更难,主要是因为他们从来没在这个地方拍摄过。他们本来打算在公园里拍摄的,但下雨天很快就让他们放弃了那个主意,而这个环境让他们所有人都有些焦躁。


Adam的双眼再次扫视房间,最终落在了远处右边的一个角落上。他立刻兴奋了起来,朝那个方向的一张桌子点头示意了一下。“他怎么样?”


Even朝那个方向瞥了一眼,看见一位似乎正专心做着文书工作的中年男子。他皱起了鼻头。“那个头发斑白的男人?”


“不是,”Adam说道,声音中透着一丝恼火。“那个金色头发的。他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大。绝对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没有喜欢的类型。”


“那我还是英国女王呢,”Mikael嘟囔道。Even在桌下踢了下对方的小腿。“Ow!干嘛?我只是说实话而已!你喜欢长得漂亮的金色头发的人。”


“我只交往过一个人,那几乎不——”


“你看看就知道了!”Adam插嘴。叹了口气,Even再次扭头朝后面看去。


当他看到Adam说的那个男孩时,他得努力才没让自己的下巴掉在地上。那个男孩…他太漂亮了。金色的头发一簇一簇完美地蜷在他的头上,给人一头卷发的错觉。他身着一件米白色的毛衣,袖子下拉遮住了他手的一部分。他面前关着的Mac笔记本上还有一个彩虹贴纸。


他很完美。


——对视频来说。对视频来说很完美。他才没有在想象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会是什么样,或者亲吻那淡粉色的双唇会是什么感觉。绝。对。没。有。


轻轻的一推打断了他的想法,他得一只手撑着桌子才没摔倒在地板上。Even瞪着眼睛转向Mikael,但他最要好的朋友脸上却挂着一个邪邪的笑容。


“去施展你的魔力吧,”Mikael说道。Even在桌下朝他竖起了中指,接着站了起来。


Even深深地吸了口气,尽可能自信地走向那个男孩。他不觉得自己在拍视频时有这么紧张过,尽管他知道自己可以退出,但他也觉得至少得尝试一次才对得起他的朋友们。


他只是希望他们能选个没那么有魅力的人。


Even清了清嗓子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当对方淡褐色的双眼对上他的视线时,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呃。嗨,”他好不容易开口,试探性地在他对面坐下。


“嗨,”男孩回答道,带着怀疑抿起了嘴角。


“我只是好奇那痛吗?”


“什么痛?”


“当你从天堂坠落的时候?”


那个男孩给了他一个完全冷漠的表情。“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撒旦吗?”


“什么?”Even迅速地眨着眼,脸烧了起来。“不!当然不。”


“事实上,你就是这么说的,”男孩说道,关起了他的教科书。他紧盯着Even,表情不算充满敌意,但绝对很谨慎。“你还知道有谁从天堂坠落了吗?”


“那不应该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是句台词,”Even弱弱地解释道,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尴尬。他朝他朋友们的方向瞥了一眼,他们的笑容和兴趣掩都掩饰不住。混蛋——他们都是混蛋。


“一句台词,”男孩嗤鼻。


“没错。就像一句搭讪的台词?”Even对面的男孩依然面无表情,这只让他感到更加尴尬。他就不该答应做这个的。“这本来是用来暗示你看起来像个天使,而不是该死的恶魔。”


“那你该练练你的搭讪台词了,”男孩干巴巴地说道。Even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没把嘴边的当然!喊出口。


“好吧,”Even说道,在椅子上挪了挪。他很想夹着尾巴逃走,但他觉得他得证明自己不是个混蛋。“那么,你有什么建议吗?”


男孩小小嗤鼻一笑。“我建议你先询问我的名字。”


“好吧,”Even的耳朵都烧红了。“你叫什么名字?”


“Isak,”男孩说道。自从他们对话开始,Even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隐隐的微笑。这让他放松了下来,他心中也有一部分在好奇男孩刚才是不是只是在逗他玩。“你呢?”


“Even。”


“看吧?有那么难吗?”Isak的手指敲击着教科书的封面。


“不,没那么难,”Even同意道。感到奇异地被对方吸引,他向前靠了靠,两只手肘撑在桌面上。“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


“很简单。你试着找出某件也许能告诉你我兴趣的东西。”


Even的视线向下落在了教科书上。尽管Isak的手遮住了封面的图片,他还是能看清顶上的生物两字。“科学?”


“科学,”Isak点点头承认道。


“我…我不太了解那个,”Even轻笑着坦白道。“我更喜欢艺术。”


“画家?”


“导演,”Even纠正道。“或者至少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导演。”


Isak轻轻地哼声,上下扫视Even。这让他怪异地感觉有些难为情,他后悔自己早上没有穿得更好一些;一些比纯白色T恤和卡其裤子更特别的服装。


终于,Isak耸了耸肩。“我猜是因为那些老套的嬉皮士玩意儿吧,”他说道,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神充满了揶揄。


“我不是嬉皮士,”Even说道,假装被冒犯到的样子。


“真的吗?”Isak面无表情地说道。


“真的。”


“我才不信。毕竟你在Bakka读书。”


Even愣住了,神情有些困惑。“你怎么知道我在Bakka读书?”


“那边,你的朋友之一,”Isak朝男孩们的方向点头示意了一下,Even的胃沉了下来,“正穿着Bakka的运动衫。”


见鬼。Even僵硬地等了一会儿,以为Isak会指出他们的摄像机,或者说这整个情况都是在胡闹,但他没有。当Even鼓起勇气转头瞥向他的朋友们时,他发现他们都在假装很忙,摄像机战略性地被放在了Isak的视线之外。


“在我来这儿之前你一直看着我吗?”Even问道,转移话题。这是为了让Isak分心,但他同时也是真的好奇。


“在你走过来时我注意到你的朋友们盯着我们看了。”


“但你没有否认。”Even追问道。Isak耸了耸肩,依然没有否认的意思。


“重点是,每个人都知道嬉皮士们会去Bakka读书。”


“我可不同意,”Even说道。他用手支撑着下巴,好奇地看着Isak。“你在哪儿读书?”


“Nissen。”


“啊。那就能解释得通了,”Even轻摇着头说道。


“解释什么?”


“解释你为什么欣赏不了我棒呆的搭讪台词了,”Even咧嘴一笑。Isak大笑,这笑声让他心里产生了奇妙的感觉。


“我欣赏不了你的搭讪台词是因为它太糟糕了,”Isak纠正道。他依然笑着,Even得努力让自己别盯着对方牙齿之间可爱的小缝隙。


“你觉得你能做得更好吗?”Even问道。


“我确定我能做得更好。我是搭讪台词之王。”


“那好吧,”Even感到好笑般朝对方咧了咧嘴。“来搭讪我吧。”


Isak凑上前,试图做出一副性感的表情。“如果你是书页上的文字,那一定是精美的印刷。”


Even沉默了一段时间。接着,当他意识到Isak是认真的时,他笑了出来。“认真的?那就是你的台词?”


“是啊?”


“那和我的一样糟糕!”


“才没有,”Isak摇了摇头。“你说我是恶魔。而我夸你火辣。”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并不是在说你是撒旦,”Even说道,接着他反应过来对方后半句话的意思。他勾起嘴角,挑起双眉。“等等。你觉得我很火辣?”


“我——没有?”


“胡扯。你刚刚才夸我火辣。”


“是台词夸你火辣。”


“是你用的台词!”


他们视线相对,两人都大笑出声。Even能在他的胸膛里感觉到某种火花,青涩又乐观,他知道这是某样特别东西的开始。

 


-

 


Hei Briskeby没有用他们的用老套的台词搭讪陌生人这个点子(据Mikael所说,男孩们在Even“眼冒桃心”时就停止摄像了),但他们上传的视频仅仅在第一周就达到了三千两百万的惊人播放量。


                          故事时间:我是如何遇到我的男朋友的 ft. EVAK

  



-FIN-



【待授翻】【Sterek】Prince Among Wolves(CH4【1】)

Prince Among Wolve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8425

【作者】tylerfucklin(Deshonanana)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最爱的 @相 柳 

【注释】狼人,半AU,Kid Fic,跨性别者角色(儿童),单亲爸爸Derek,保姆Stiles,HE

【译注】已经坑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悄悄上来撒点儿薄土orrrz

【待授权截图】



【Summary】

寻找全日/夜保姆照顾一对4岁的双胞胎男孩。保姆必须有应对狼人的经验并且必须是人类。拒绝恋童癖和青少女。待遇面议。


【直达电梯】

CH1CH2CH3(上)CH3(下)



Chapter 4(1)



通常当Stiles来上班时,Derek正要出门,男孩们还在睡觉。但这周六,Stiles完全忘记了Derek不去公司,直到他走进屋里,差点被只穿着睡裤坐在餐桌旁的Derek吓出心脏病。


Stiles甚至都不能假装他没被吓到,因为咖啡杯沿勾起的嘴角足以证明Derek听到了Stiles一进厨房就狂飙的心跳。Stiles清了清嗓子,把钥匙扔在柜台上,从Derek身边经过,走到咖啡机旁。剩下的咖啡足够让Stiles给自己倒一杯了。


他通常不怎么喝咖啡——喝太多会影响他吃的Adderall*——但Andy和Olly有时在上午的时候很难搞,所以他最好清醒地做好准备,而不是措手不及。


“早上好,”Stiles睡意朦胧地说道,往杯子里放了许多糖,又倒了点儿牛奶进去。


“早上好,”Derek回答道,他刚睡醒的喑哑的声音让Stiles的脑子里产生了疯狂的想法。Stiles在餐桌旁坐下,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它。他一边等着开机一边喝着咖啡,叹着气咂了咂嘴。Derek嫌弃地看了他一眼,Stiles甚至都不用看他的杯子都知道对方喝的是黑咖啡,或者至少和黑咖啡差不多。


“睡得好吗?”Stiles试图聊天,尽管Derek看起来正专心地读着贝肯山先驱报的商务版面。Derek越过报纸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端起他的杯子又喝了一口咖啡。


“Olly做了噩梦,晚上在我房间睡的,”Derek说道。要不是他嘴角微微的抽动和紧握杯子的手展示出Derek感觉其中有部分是他自己的责任,Stiles还以为对方对此感到厌烦。“Andy半夜醒来加入了我们。”


那是Stiles原意花钱看的画面。他确定男孩们昨晚睡得比整整一周睡得都要好。一想到Olly和Andy蜷在他们父亲身旁睡着,Stiles的胃里就一阵荡漾。Derek的胸部充满肌肉,但看起来又很柔软,像是个结实的枕头。Stiles幻想了一下要是自己的脑袋枕在Derek的胸膛上会是什么感受,接着他差点需要给自己的老二一拳才能阻止自己的这一想法太过发散。


于是Stiles咬了咬嘴角说道,“在Olly沮丧的时候抱着他,效果总是更好。”


Derek应了一声,点点头,继续看起了报纸。Stiles登上电脑,电脑已经连接上了屋子里的WiFi,他打开MSN。如果他不得不坐在世界上最火辣的爸爸对面的话,他得告诉他的一些角色扮演的伙伴们,好让他们理解自己的痛苦。


“当…当Andy生气的时候他打过你吗?”Derek脱口而出,他把杯子放了下来,但依然盯着他的报纸。Stiles又等了一秒,但对方的视线并没有转移。


Stiles想着怎么才不会冒犯对方,他的拇指敲击磨蹭着咖啡杯的杯沿。“倒也没有。如果你让Andy有事可做他就不会发脾气。”


“我有,”Derek立马说道,睁大了双眼,“我——”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几乎是嘶嘶地说道,“你知道我到底看了多少遍长发公主吗?”


Stiles差点被咖啡呛到,但他成功地咽下了那一口咖啡。他摇了摇头,模糊地朝Derek挥了挥手。“那只是部电影。谁都可以和小孩子一起看部电影。你们玩捉迷藏吗?城堡呢?Andy喜欢当公主,但他也想成为那个拯救所有人的英雄。”


Derek做了个鬼脸,就像是他真的非常不喜欢那个主意一样。Stiles真心希望他们不会因为Andy是否被允许玩‘女孩子’的游戏而争执起来。


“大晚上不能让他们玩游戏玩得太兴奋了。”


Stiles耸了耸肩,放下杯子。“也许你更早回家的话,就能和他们多玩会儿了。”话不好听,但却是事实。


报纸在Derek一下子僵硬时皱了起来,他的眉头紧皱,上唇抿成非常不愉悦的弧度。“我有责任,”他尖利地说道,“如果你没注意到的话。”


“噢,我注意到了,”Stiles轻快地说道,记起了这周里每次在Derek走后,在门边哭泣的Olly,还有如果没有得到Derek回家时会给他晚安吻的保证就一直不想上床睡觉的Andy。“我注意到你似乎认为工作是你唯一的责任,而不是现在正睡在另一个房间的两个孩子。你知道的,你的儿子?”


Derek把报纸摔在桌上,一声不属于人类的吼叫从他胸膛传出。“如果你有一秒钟认为我不是随时都担心着他们的话,那你他妈——”


“Mmmnh,爸爸?”Andy走进厨房,穿着睡衣疲惫地抱着他天蓝色的毯子,挪到了Derek坐着的地方。Derek立刻安静了下来,无视了Stiles震惊的表情,转身把Andy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Andy发出了满意的一声,窝在他父亲的胸口。Derek继续读着报纸,喝着咖啡,一只胳膊不动,好让Andy能蜷着,睡意朦胧地眨着眼,时不时打个哈欠。Stiles知道Olly也快来了——那个孩子总是比Andy晚个一两分钟。


准时地,Olly带着比Andy更不满的表情也出现在了厨房。Olly不喜欢早起,这太可爱了,Stiles看着Olly撅着嘴困惑地看了看所有人,接着径直走向了Stiles。


Stiles往后靠了靠,好让Olly爬到他的腿上坐稳。他们在最早的几次午觉之后就已经形成了一个‘醒神’仪式,Olly会窝在Stiles的身上,直到他完全清醒。Stiles敲着电脑,一只手抚在Olly的背上,这场拥抱就这样开始了。


Olly把脸埋在Stiles的胸口,向上蹭着他的脖子,接着又一路蹭着他的锁骨,同时还疲惫地咕哝着。Stiles安抚地揉着Olly的背,他的整个上半身完全变成了一个供Olly磨蹭脸的巨型枕头。

 



*Adderall是一个精神兴奋性药物,包括苯丙胺,用于治疗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嗜睡症。

 



-TBC-